律师收费:高了还是低了?

时间:2021-08-12 02:14   编辑:admin

  重庆江津市的刘雨很不幸,妻子很早病死,他独自把三个儿女拉扯大。为挣钱娶媳妇,30多岁的儿子刘权到煤矿当了挖煤工。去年,刘权在井下作业时,被垮塌的煤层砸中腰部致残。

  刘雨索赔未果,今年遂向律师事务所求助,并约定赔偿费的30%作为律师代理费,律师办案所产生的全部差旅费由刘雨承担。不久,经过律师交涉,刘权获得了14.5万元赔偿费。按当初的约定,律师事务所收了代理费、差旅费近5万元。随后,刘雨认为代理费收得过高,便将律师推上了被告席。

  2006年7月,李某因交通事故致残,他委托律师付某代理诉讼。因李某家庭特别困难,经双方协商,由李某给付某打了欠代理费的欠条。后来,滑县法院判决李某胜诉,肇事方支付给李某赔偿款13万元,但李某却以收费过高为由拒绝向付某支付拖欠的代理费。2007年8月9日,滑县法院开庭审理此案,经法官调解,付某放弃了部分代理费,李某当庭支付了拖欠的代理费。

  事实上,律师收费一直是社会上热议的话题。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广东律师马克东6年前曾经代理“沈阳贩毒集团”的两个头号人物的案件,并收了100万元律师费,最近,马克东因涉嫌被起诉。这一事件不仅震动了全国律师界,100万元的律师费再次让律师收费的话题展现在公众面前……

  郑州市的马先生经营着一家房地产公司,由于工作需要,多年来他经常和律师打交道。最近,他就律师收费问题向记者发出了抱怨:“在既定的收费项目外,有些律师总是巧立名目向当事人收取费用,有些律师还收钱不办事。”

  律师代理案件收取费用理所当然,但一些委托人总抱怨收费太高、太乱。那么,律师收费有没有什么标准呢?11月21日下午,记者就此采访了省司法厅律师管理处副处长刘卫星。

  据刘卫星介绍,目前,律师服务收费的依据是2006年4月国家发改委和司法部联合下发的《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办法》同时授权各地政府价格主管部门会同同级司法行政部门制定政府指导价的基准价和浮动幅度,以及律师服务收费管理的具体实施办法。

  刘卫星解释说,律师提供的法律服务很难量化。比如,同样一个离婚案件,官司持续的时间不同,律师付出的劳动也差别很大;经验丰富、社会声望高的律师和资历平平、初出茅庐的律师所提供的法律服务,也不能相提并论。因此,包括我省在内的很多省(自治区、直辖市)还未出台律师服务收费的具体标准。

  2004年,我省曾出台了《河南省律师服务收费项目和标准》,根据国家发改委和司法部的规定,这一标准理应失效;但鉴于新的收费标准尚未出台,该标准目前在律师执业中仍被参照执行。

  在《河南省律师服务项目和标准》上,记者看到,律师在代理案件时的收费标准是:办理刑事案件,侦查阶段每件不超过2000元,起诉阶段每件不超过3000元,一审案件每件不超过4000元;代理行政案件,不涉及财产关系的每件不超过3000元,涉及财产关系的按民事案件收费标准收费;代理民事案件,不涉及财产关系的民事案件每件收费1000~3000元,涉及财产关系的民事案件依照争议标的,在规定的比例内分段收费。

  彭生是郑州市人,今年3月,其20岁的儿子因涉嫌盗窃摩托车被逮捕。在法院审理阶段,为了这个唯一的儿子,彭生急不可耐地找到了一位律师为儿子辩护。在协商代理费的时候,律师张口就要两万元。尽管觉得价格太高,但为了儿子,彭生还是接受了。

  然而,11月22日,记者就此问题采访几位律师时,他们都对上述观点发表了不同的看法,而且都不认同“律师业是高收入的行业”。

  邢德鹏,某律师事务所主任,他说:“收入丰厚的,往往是社会上的知名律师,其实半数以上的律师都在收费标准以下收费,有的甚至为招揽业务而低价竞争。”在邢得鹏看来,部分持“律师收费高”看法的人,往往没看到律师背后付出的辛劳。

  虽然是一级律师,韩德鹏坦言压力很大:“没有案件时为开辟案源着急,千方百计接到案件后又要为办案劳苦奔波;判决确定前,还要为案件结果提心吊胆。除工作压力外,越来越昂贵的行业准入成本也在间接左右着律师服务的收费标准。除学历要求外,进入律师行业还要通过有‘天下第一考’之称的国家统一司法考试,从业后的律师注册费、协会会员费以及为适应法律更新而不断参加各种培训的费用等,都在增加跨入和从事律师行业的成本。”

  邢德鹏还说,其实河南律师服务收费标准并不高。他还拿我省律师服务收费标准与经济发展水平接近的四川省作了一个比较:如代理刑事案件,欧洲杯竞猜官网app我省的收费标准是侦查阶段每件不超过2000元,起诉阶段每件不超过3000元,而四川这两个阶段的收费标准分别是1000元~10000元和2000元~12000元。

  关于对“收费高”和“收费乱”的抱怨,省律师协会会长罗新建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律师提供的法律服务是一种智力成果,不能仅仅当作提供劳务来看待。就全国而言,由于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各地的收费标准自然高低不同;就我省而言,由于地区差异和律师个人在能力、经验以声望方面的差异,律师之间的收费也不尽相同。

  “绝大多数律师事务所是以盈利为目的,所以,他们在收费时有时会乱章法。但律师的工作是崇高的,他们也不能忘记自己的社会责任;况且,目前许多当事人还属于低收入群体。”广东美的郑州分公司经理张崧说。

  事实上,随着我国法律制度的变革调整,律师行业被定位为中介组织,律师事务所多改制为合伙所、个人所,律师服务业市场化特点日趋明显。

  据了解,我省司法行政部门已拟定了新的律师服务收费项目和标准,但尚未获得价格主管部门通过。新的收费标准除稍微提高了政府指导价的基准价和浮动幅度外,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刘卫星说,新收费制度的确定,实际上是多方经济利益平衡的结果。律师服务收费由市场进行调节,由律师事务所与委托人协商确定,体现了律师与委托人之间的自由意愿,但律师与委托人在博弈过程中并不处于对等的地位,因而,在双方协商的过程中,少部分律师可能会利用自己的强势地位而滥用收费的自由,进而侵犯委托人的合法权益。所以,政府应对律师收费进行限制,以避免产生新的社会不公。

  其实,新办法也对律师事务所的收费自由作了限制性规定。如,实行风险代理收费(风险代理:委托人与代理律师约定法律服务应达到的结果,根据结果是否达到来决定是否给付律师费,以及给付律师费的多少——编者注),其最高收费金额不得高于合同约定标的的30%;律师事务所应当公示律师收费标准,接受社会监督;律师事务所与委托人签订合同后,不得单方变更收费项目或提高收费数额,确需变更的,律师事务所必须事先征得委托人的同意;各级价格主管部门应加强对律师事务所收费的监督检查,并对价格违法行为进行行政处罚;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认为律师事务所或律师存在价格违法行为,可向价格主管部门、司法行政部门或者律师协会举报。

  “希望律师收费能合理、合法;也希望有一天,律师收费不再是人们关注的话题。”刘卫星最后说。⑤8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