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爆雷”?上海一长租公寓被曝“高收低租”受害者数百人

时间:2021-08-08 21:43   编辑:admin

  房东的房产能否直接收回?租客的租金应该向谁讨要?岚越是否涉嫌?带着诸多疑问,上百位受害者选择报警。他们四处奔走,联合维权,只为讨要说法,追责岚越。

  “半年付或年付有优惠,租金每月3500元。”5月中旬,即将大学毕业的李静看中浦东的一套房子,对比发现,这个价格比同地段“自如”的房价每月便宜近600元。随后,李静与岚越签署房屋出租合同。合同显示,付款方式半年付,押金加租金共计24500元。

  “中间有1000多元的差价,托管公司怎么盈利?”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李静第一时间选择去当地派出所报警。而此时派出所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与她同样遭遇的租客,民警告诉她,当天已经接到23人报警,都与岚越公司有关。

  李静加入了“岚越房东租客维权群”,群内人数近五百人,遍布上海各区。吴莉是最早一批加入维权队伍的人,她告诉记者,“不止这些,还有其他总群、区维权群,人数预计会在8月底达到顶峰,到时最后一批房东收不到租金,会与房客一同展开维权。”一个覆盖全上海的岚越消费者络逐渐形成,并日益扩大。

  吴莉称,8月10日,有房东和租客去岚越所在办公地址讨要说法,当时公司有人出面称正在处理。12日再到公司,对方称两天之内给答复。等到14日,一行人第三次来到岚越,发现办公地已人去楼空。

  “中介说与他无关,岚越业务员也都声称已经离职。”还未正式踏入社会,便有此遭遇,李静觉得特别无奈。目前,她要一边忙着毕业,一边找新的住处,同时还要继续讨要说法。

  “意识到岚越可能跑路后,我去跟租客说明情况,但租客称不管,也不配合我去报警。”面对态度强硬的租客,怀孕8个月的罗芸显得力不从心。

  “房子是买的,目前每个月需要支付4千多元的房贷,租金刚好能填补上,现在租金收不到,房子还被占着。”无奈之下,罗芸选择自己报警。

  一边是租客不愿意走,另一边也有房东直接下达了“逐客令”。一位租客向记者提供的“收房告知函”显示,“因为至今未收到房租,我们将于9月1日前收回房产......若9月1日前未搬离,后果自负,特此告知!”落款为房屋业主,发布于8月23日。

  韩礼告诉记者,他与岚越签署的委托协议是“押一付一”。8月10日,他接到岚越业务员的电话,告诉他公司资金链断裂,公司解散。

  回想起来,韩礼觉得岚越这次“爆雷”可能早有预兆。按合同规定,7月30日,岚越应向韩礼缴纳下一个月租金。但当天韩礼迟迟没有收到钱款,询问客服人员得知,由于公司财务系统升级,出账发生延迟。记者同时询问其他房东,均告知曾在8月初收到岚越“由于系统升级无法准时支付租金”的通知。韩礼猜测,岚越很可能在7月底就出了问题。

  “年轻人出来打拼,都不容易。”目前,韩礼与租客暂时达成损失各承担一半的协议。他表示,房东租客双方的合约都受到法律认可,僵持下去只能两败俱伤,现在最重要的是达成共识,声讨岚越。

  事情发生后,不少房东和租客与岚越业务员取得联系,对方皆表示已离职。8月24日,一位岚越业务员告诉记者,岚越欠他两个月工资未发。

  在岚越业务员提供的公司负责人名单里,公司总经理为汝英民。记者向多位房客证实发现,租金银行收款账户名也是汝英民。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汝英民于今年5月29日在上海中湖房地产营销策划有限公司的投资人(股权)变更中退出。该公司曾在一宗商品房委托代理销售合同纠纷中被纳入失信人名单,并被法院强制执行。

  天眼查显示,从今年4月10日到6月3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岚越公司变更过两次法定代表人、两次投资人、一次公司主要人员。值得注意的是,6月3日,岚越主要人员尤庆东在监事备案项目中退出。但8月24日,岚越业务员告诉记者,“尤庆东仍是岚越老板”。

  无独有偶,记者还查询发现,8月份以来,除上海岚越外,重庆首资科技有限公司、成都首资科技有限公司、巢客遇家(成都)科技有限公司、四川悦冠商务管理有限责任公司、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长租企业也遭到消费者投诉。他们皆是“高收低租”模式,一次性收取租客长期租金,再月付给房东,通过时间差骗取资金流。

  然而这个模式却存在着巨大风险,澎湃新闻曾就长租公寓发布评论文章称,这个差额构成了房屋托管公司可以迅速扩张的基础,也是未来资金链断裂的起由。因为一旦断裂,托管公司破产走人,房东和租客将会陷入两难:房东没有得到租金理应收回房子赶走租客;租客认为每个月还在付款,不应该被赶走。问题的关键是:他们把钱给了一个没有任何抵押品的托管公司。

  8月27日,上海沃弗律师事务所邹忆恒向记者表示,如果岚越蓄意以“高收低租”模式吸取资金流,则可能涉嫌。

  邹忆恒表示,房屋委托合同中,直接与房东发生法律关系的是岚越,对方租金交付逾期,房东需要先与其解除合同,并要求向对方收回房子,房东无权直接向正常支付租金的租客收回房子。

  房东该以何种方式收回房子?邹忆恒称,房屋委托合同被法院判定解除后,房东可另行起诉租客要求其“排除妨害,搬离房屋”。但法院不一定支持房东,在这起诉讼关系中,不知情租客属于“善意第三人”。

  邹忆恒认为,“高收低租”模式与常规的“中间商赚差价”的市场逻辑不符,岚越可能在一开始就看准了由时间差产生的资金流。“如果资金链断裂,无法按时履约支付租金给房东,我个人认为如能查实岚越相关违法犯罪证据,其可能有一定的嫌疑。”

  邹忆恒称,是否带有“故意的目的性”是判定刑事犯罪的重要因素。最终如何定性,需要等待公安机关在立案侦察之后,查证岚越公司是否存在蓄意、谋划整个过程的行为。“如果岚越蓄意以‘高收低租’模式骗取资金流,则可能涉嫌刑事案件。”欧洲杯竞猜官网

分享至: